首页 > 资讯 > 舆情

新闻调查:沉默的延安不平静

时间:2019-03-19 来源:凤凰新闻社

10.jpg

凤凰新闻社讯【记者 田长友 苏敏 古华】2019年伊始,我社接到陕西省延安市荣盛工贸公司(华夏国际影城)法人侯春梅女士的投诉。诉称该公司经营的影城,受到人防工程开发商——陕西北融信置业有限公司总裁陆生的百般欺诈,设计阻挠、刁难,致使该影城经营举步维艰。我社接到投诉后,于本年1月7日,委派三名记者,前往延安市。对该案进行了新闻调查。

11.jpg

记者对诉求人侯春梅,进行实地采访。

通过近三天的实地调查取证,记者感到此案迷雾重重,扑朔迷离,暗藏玄机,另有隐情。通过记者的认真分析和仔细调查,终于拨开重重迷雾,倪端逐渐浮出水面。

我们先从延安市人防工程的初建开始,逐步揭开这宗迷案的起因和谜团。

2008年,这位号称是当时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亲戚,名叫陆生的浙江人,得意洋洋地来到延安,说要投资兴建延安的人防工程。大概真的是郭伯雄的亲戚吧,要不然他怎么就那么理直气壮地、迅速从容地从政府手里拿下了宝塔山下、延河边上的一块11650㎡的宝地,成为了他兴建地下工程的施工地点呢?

12.jpg

市人防办在所谓的“人防工程”上面,悬挂的公告牌。

名为“人防工程”,可工程建好了,到底人防工程做什么用途了呢?上面的图片,是在所谓的“人防工程”地面上,耸立的标牌。标牌上明明写的是“应急避难场所”。应急避难场所的《介绍》也写得明明白白:“是政府应对突发重大灾难以及发生战争时,为有效地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临时安置人员的场所。”《介绍》里的注意事项也写得很明确:“该应急避难场所平时可为居民提供休闲、娱乐、健身等功能。”

可这个所谓的“人防工程”到底是什么工程?说白了,就是挂着“人防”的招牌,建成的一座名副其实的地下商城。这里人头攒动,生意兴隆。有服装店、皮具店、兜子店、鞋店……这里共有店铺480家,90%的商户办了房证,成为私人财产。每间商铺售价达100多万元,开发商和某些政府官员,究竟得了多少好处费,这只有天知道。

记者看了这一切,终于明白了,这是在欺骗国家,开发商、政府和人防办个别官员,是在挂羊头卖狗肉,以搞人防工程为由,在搞地下商城开发。他们到底套用了国家多少资金,卖商铺赚到和私分多少钱,只有等我社将《新闻调查》移交上级,只能由上级纪检部门来调查认证了!

13.jpg

记者拍到的地下商城一角。

14.jpg

投诉人指着这家生意兴隆的面皮店,告诉记者,这是开发商向人防办某领导行贿的旺铺。

下面,是投诉人向记者讲述的所谓的郭伯雄亲属陆生开发地下商城,勾结延安地区法院,合伙坑害欺骗租户侯春梅的详细案情。

侯春梅是于2014年3月30日,通过延安信之邦物业公司的招商宣传,进入到该商城的。她同开发商陆生签订了商铺租赁合同,在商城里租下了1357㎡的一块地方,开始筹建地下影院。

15.jpg

租赁合同首、尾页。

影院规划设计,是由陕西宇泰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根据陕西北融信置业有限公司提供的总参工程兵第四设计研究院的六区平面图和消防图,按照影院标准进行设计,通过延安消防支队审核,延安广电局监督完成的。所有设施的设计,都是符合于国家影院设计标准要求。

经过侯春梅女士的努力,历经半年时间的筹建,于2014年9月29日,影视城通过延安消防支队和延安广电局等部门验收,正式试营业。影院开业了,可是迎来的不是侯春梅的喜悦,而是收到了陆生通过法定代理人起诉到法院的一纸传票。案由很简单,称影城在施工中,封闭了原有的第三条通道。侯春梅拿出陕西北融信置业有限公司提供的图纸据理力争,质问陆生的法定代理人:“我们完全是按照消防审核合格的图纸进行施工,请问,你们所说的第三条通道,在图纸的哪里标注过?”陆生的法定代理人自知理亏,无以应变,此事便不了了之。

就在侯春梅女士开开心心地经营自己影院的两个月时间后,于同年的12月份,东窗事发,厄运再次降临。陆生突然降临延安,开始了一系列有组织,有预谋的对华夏国际影城的报复和破坏活动。陆生唆使属下人员,采取了封闭通道、漏水、放水、间歇断电和长时间不供电的方法,破坏影城正常放映。他们还勾结法院个别领导,对其违法行为进行法律支持的极其恶劣手段,对影城采取报复和破坏活动。

2015年1月3日,影城放映3D电影《智取威虎山》。在满场营业中,在全场观众正在兴致浓厚的时候,他们派人拉掉电闸。观众不知情,顿时辱骂影院。不得已,影院只好全额退票,以安抚观众。仅此次事件,就给影院造成了1.6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影票虽然退了,但此事件在观众当中,引起了极坏的影响,信誉度低落。从此,影院一蹶不振,上座率急剧下降,影院的间接效益锐减。还有一次,影院正常营业当中,观众正兴高采烈地观看电影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发现脚底下的水浸湿了鞋子,放映厅一片汪洋。经过检查,这才知道,是上面漏水,流进了放映厅地下。这水是陆生故意安排人放的,还是地下工程质量低劣造成的,无从得知。总之,此事件非常蹊跷。

从2015年开始,至2018年止这短短的3年里,他们分别在影城正常放映过程中,4次断电。原有的两条通道,被陆生下令封死一条。仅有的一条通道的北门,每天被下午5点半电影放映期间,还被他们给锁上。就连记者在场的情况下,他们也是照锁不误。

16.jpg

这是记者现场拍到的保安每天照例封锁影城北门的图片。

陆生口口声声地指责影城通道不够,有安全隐患,要侯春梅废掉一个放映厅,再增加一条通道。可是私下里,他派人把北门锁上,又把另一条通道的6号门牢牢锁死。他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蓄意刁难影城,还是什么?连傻瓜都能清楚地看到他的险恶用意。

为了避免陆生的恶意纠缠,给影城的营业带来麻烦,侯春梅曾忍气吞声地打算按陆生的意图,废掉一个放映厅,开辟第三条通道。她开始施工了,可是市消防支队前来视察时,对侯春梅开辟第三条通道的施工很不理解。消防队领导愤愤不平地说:“这两条通道原本够用,多修通道,没有什么意义。要修,也要靠马路向南,直通室外。”由于陆生不同意消防支队的方案,致使第三条通道在完成90%的时候,被迫停工。

说到这里,可能所有人都会有一个异议:究竟陆生为什么会死死地缠住影院不放,置影院于死地呢?

经过记者的深入调查,查出了这里另有隐情。

开发商陆生,将人防工程的地下商铺,违法出售给了个体商户从中牟利。由于受外部经济气候影响,一些业主转租商铺困难,便集中起来闹事,想退房。他们提出的理由主要有两条:第一条,是用政策说事,说人防工程不得私售;第二条,说是地下影城影响了招商利益,要取消地下影城,还集体向法院进行了诉讼。

于是,侯春梅便充当了无端闹事人们所指的矛头对象,被告上法庭。侯春梅的影城从此受到了来自陆生和个别商户的两头夹击。法庭通过审理,跟陆生、闹事商户一样,也要求侯春梅解除合同,停止营业,撤出地下商城。侯春梅无奈,被迫同意解除合同,撤出地下商城。但是,提出了要求陆生把自己投入在影城的1300多万元的投入(此款额包括由于陆生捣乱破坏给影城造成的部分经济损失)退给本人后,立即撤出的既无奈,又正当的请求。法院按照侯春梅的要求,指定了评估公司,对侯春梅的影城进行资产评估。然而,只有鬼才知道,法院指定的评估公司,为什么会拒绝对侯春梅影城的资产评估。这其中,是陆生捣了鬼,还是法院不作为,故弄玄虚呢?

官司打了3年,律师换了两茬。原律师在厅外交谈时,陆生的律师刘俊杰言外透漏了一句话。他说:“这官司你们打不赢,陆生向法院送了300万元,你们输定了!”

侯春梅向记者反映说:“今年2月2号我找了法院,一进门,法官就对我发脾气,说我为什么不交费?我说谁也没有通知我缴纳鉴定费啊!他们说你不交费就认为你放弃,不对影城评估,我说我绝不放弃。最后在法院法官的文件里边找到这个这个鉴定申请交费单。自从收到凤凰新闻社发的新闻调查《公函》以后,法院鉴定处和法官对我比较仇视和轻蔑,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找我们协商这个事情。更能让人气愤的是,自从那事以后,我们家人还受到莫名电话的恐吓。”

本案调查到这里,案宗的原由已经水落石出。归根结底,陆生不想出一分钱,就让侯春梅灰溜溜地自己搬出去。不管他设计的圈套多么深,但中国是法治社会,不是冒险家为所欲为的乐园;不管他多么阴险,别人的财产都不能被凭空掠夺。

本社将拭目以待,观察案宗的最后结果。

相关阅读

  近日,本网接到燕龛煤业矿工举报,称山西省阳泉市燕龛煤炭有限责任公司程庄煤矿于2019年4月25日晚发生一起井下事故,致一人当场死亡,一人送院途中死亡。事故发生后,煤矿方面封[详细]
铝石窑是将矿坑或者矿山开采的铝矿石经过高温煅烧的炉窑,煅烧后的铝石作为耐磨材料、耐火水泥以及高铝耐火砖的原材料应用。炉窑形制大都为立式窑(竖窑),也有少量圆形倒焰窑(俗称[详细]
阳光和泥土、风和水、花粉和谷实,在年复一年的生命轮回中,在新绿与黄金更迭的广袤田野上,传承着养育中华五千年的农耕文明,承载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永恒价值。耕地是我国最为宝[详细]
近日,有知情人反映称遂平县2019年国家水土保持重点工程招标中,业主单位涉嫌和招标代理机构串通,暗箱操作招投标,致使投标企业弄虚作假,导致投标并中标公司的建造师有在建项目,这严[详细]
近日,接知情人士反映,称信阳市平桥区邢集镇2018年度第1批、第2批补充耕地项目招标中,业主单位涉嫌和招标代理机构串通,暗箱操作招投标,致使投标企业弄虚作假,导致投标并中标公司的[详细]